商朝
  • 贵族革命与平民革命之比较一阳生

    成汤灭夏虽是最早的改朝换代,唯其所取方式乃贵族革命。而后世改朝换代之方式则多种多样,除贵族革命外,尚有宫廷政变、兼并战争、平民起义等等。贵族革命、兼并战争、平民起义等方式,虽然均经历了战争方完成朝代之更迭,但如平心而论,贵族革命对社会所造成的破坏似乎较小。盖革命领导者本来就是贵族,拥有相当之威望,具有治政之经验,由其接替前代之国王,比较容易保持全国行政机构运转之连续性。此外,由于革命领导者不必顾忌人心之不服或同伙之嫉妒,在旧王朝被推翻之后较少发生革命者之间的角逐(自古至今,这种争夺胜利果实之战争往往要数年乃至数十年方可罢休),在新王朝建立后也较少发生残杀功臣或迫害知识分子的暴行。虽然「一朝天子一朝臣」是历代普遍的现象,唯贵族革命成功后通常较多继续任用前朝之元老重臣,而不像平民革命后那样「砸烂一切」,由一批只知打仗、不识治政的新权贵来指手划脚,使社会经济要通过相当长时间的恢复,才能重新步入正轨。

  • 古代的年号、庙号、谥号、尊号一阳生
    盘庚迁殷对商之中兴发生了很大影响,到了盘庚侄子武丁执政,内则励精图治,外则征讨四夷,使殷商之国势臻于鼎盛。当时已出现了帝王的庙号,如武丁称为殷高宗。

    古代中国帝王之名号至为复杂,除姓名字号外,有谥号、尊号、庙号、年号等等。谥号乃帝王死后依其生平事迹或褒或贬而评定之称号,通常称某皇(王)某帝;尊号是尊崇帝王之称号,不仅死后评定,也有在生前议上的;庙号指君主死后在太庙立室奉祀所设的名号,通称某祖某宗;年号则由武帝最先采用,用以纪年。有商一代,国王之有谥号、庙号者不多,除了成汤称武王(谥号)、高祖(庙号),只有太宗太甲、中宗太戊(一作祖乙)和高宗武丁等,史称商代「三宗」。

     

  • 父死子继与兄终弟及一阳生

    在商代,国家权力掌握于商王之手。商王在臣民面前保持独尊无双之至高身分,自称「余一人」。商代王位同夏代一样,是一姓世代相传的。至于王位世袭的方法,夏代大致是兄终弟及和父死子继相结合。而商代前期、中期主要是兄终弟及,即兄死传弟,无弟然后传子。到了殷商后期,在第二十六王庚丁以后,才确定为传子制。从此,在中国历代王朝,虽有兄弟相传之例,但王位世袭之主流乃父死子继。历史经验表明,兄弟在未婚之前尤其是孩提时代,关系自是十分亲密、融洽,一旦各自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由于异姓之介入,便渐疏远。倘遇根本利害冲突,如财产、权位等之承继,则往往势同水火。是故商代后期传子制之确立并非偶然,实乃家族关系演进之结果。尔后兄弟之间为争权夺位而自相残杀,则是史不绝书,比比皆是。

     

  • 殷墟与信史之开端一阳生

    殷墟又作殷虚,即商代后期首都殷之遗址。《史记.项羽本纪》云,「项羽乃与(章邯)期洹水南殷虚上」,刘宋裴《史记集解》中所载之傅瓒语曾引《汲冢古文》曰:「殷虚南去邺四十里」。唯经数千年之动乱变迁,昔日之殷都业已荡然无存,其城址早不可考。至清末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人们发现有占卜用的甲骨刻辞,出自河南安阳,一时间中外人士纷纷集其地。经过多次的发掘,证实殷墟确在洹水之南,其中心即安阳西北面的小屯村。于是殷遂成为中国历史上可以肯定确切位置的最早的一个都城。

    自1928年开始大规模发掘以来,殷墟考古工作不断地进行着。人们在总面积大约二十四平方公里的遗址,发现了殷商的宫殿、陵墓、作坊,发掘出数量颇钜的青铜器、陶器、石器、玉器、以及刻有古老汉字的龟甲和兽骨。目前已发现的刻有文字的甲骨已不下十六万片,上有不同的汉字四千余个(可辨认的近两千)。因这些文字多半是殷人用来占卜吉凶的记录,故又称卜辞或契文。它们已具备了近代汉字的基本特点,是已经发现最早的数量多、可辨识的成熟汉字,对研究古史具有极为重要之价值。

    当然,商代是否中国信史真正的开端,尚不能完全确定,倘若「夏墟」文化破土而出,或者五六千年前的象形文字续有发现,则中国信史之始自会大大提前。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