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收藏的意义

甲骨文的作用,是多方面的。今就甲骨文与诸学科的关系,从四个方面作一简要的叙述。

一. 甲骨文与古文字学
迄今为止,甲骨文仍然是我国最古老而又有科学体系的文字,其形体结构和字体变化,对于古文字学来说,诸如检验汉人的"木六书"理论和考察汉字的本源及其发展变化的规律,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另外,还表现在可以据以纠正《说文解字》的违失和解决以往考释金文及其它古文字所遗留下的若干悬而不决的问题。其中,特别是《说文解字》,直到今天仍然是学习古文字的基础,书中舛误之处倘若不予纠正,必致谬说流传。贻误后学。除此之外,还可与金文相互发现或纠正金文释读中的错误。金文亦是商周文字,商代晚期青铜器铭文字数不多,西周铜器刻铸长篇铭文的风气大盛 ,有多至四五百字者,与甲骨文之间有明显承袭关系。原来金文不识的字,由于甲骨文的发现,经过比较研究,可以认识,原来解说错了的,可以得到纠正。

二. 甲骨文与考古学
考古学是近代发展起来的一门新兴学科。其中,殷周考古在考古学上占有重要地位。而殷周考古中又以甲骨文数量最多,内容最为丰富,所以,研究甲骨学无疑也就是大大地推动了考古学的研究和发展。具体地说,过去根据文献记载,商人迁都,前八后五,活动地点以河南省为中心,到过山东、河北,由于甲骨文的发现,确定它是商代后期的文字资料,进而可确定殷墟中与甲骨文共存的其它文物皆为晚商遗物;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在全国各地发现很多地方有与此相同类型的文化遗存,从而得知商氏族的活动范围不只在今河南、山东、河北,还扩展到辽宁、山西、陕西、安徽、湖北的大部地区,以及江西、内蒙古和四川一部分。近年来考古发现殷墟以外的商文化遗址,从而对整个商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其次,由于殷商文化体系的确认,可以比较上下地层关系,深入探索夏文化。夏商文化的确定,连结了旧石器、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的历史,填补了考古学上的空白,意义实为巨大。

三. 甲骨文与古文献考证
中国的古文献如《尚书》、《诗经》、《易经》、《春秋》、《左传》,《山海经》、《世本》、《竹书经年》以及诸子百家等先秦古籍,有的写作时代就成问题,有的在流传过程中经后人篡改或增删,或辗转传抄产生许多讹误。王国维的《古史新证》、唐兰的《古籍新证》、于省吾的《群经新证》和诸子新证等等,便是运用甲骨文、金文等考证古文献中存在问题的一种尝试。可以说,它对古文献的一大重要作用,就是印证古籍,纠正古籍记载的舛误,从而确定了史料的价值,如对《史记.殷本纪》的考订,《尚书》、《山海经》、《竹书纪年》等史料价值的确定。

四. 甲骨文与商史研究
于省吾曾说:"研究古文字的主要目的,是为探讨古代史……"中国古文字中的某些象形字和会意字往往形象地反映了古代社会活动的实际情况。可见文字的本身也是很珍贵的史料。我们今天学习和研究甲骨文的目的,当然不能停留在单纯的文字考证上,而应该掌握甲骨文这一文字工具,利用这项地下出土的第一手材料,结合文献记载和其它考古资料,深入研究商代的历史。90多年来,甲骨学商史研究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绩,然而迄今为止,还没有一部有份量的、理想的、合乎科学体系的商代史正式出版,关于商代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专史也很缺乏,而商代社会历史没有真正研究透彻,与之联系密切的夏代及周初的历史研究也就受到影响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