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宝贝喝进肚子里

   在中国源远流长的特有的文化之中,有一种被世人越来越看好的精品,那就是中医与中药。在众多的中草药之中有一味名叫龙骨。龙,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物,那么,中草药里的“龙骨”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上古爬虫类动物的化石。按照民间的说法,山野之间龙有蜕骨,可以入药。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载。龙骨味甘平,能生肌防腐。
   清代末年,洹河南岸一个名叫小屯的村里,有一个农民叫李成,给人剃头,因天干地燥,李成身上生了许多疥疮,又疼有痒,用手一抓,更是苦痛难当。他放下剃头担子,坐在地头自己摆弄起来,反正也没钱医治。无意中,他捡起人们随手扔掉的白片片,用力捏碎,竟然成了白面面。李成把白面面撒到自己身上生疮的地方,想用它来止止痒,白面面一撒到疮面上,很快就被脓血吸收了。说来也奇怪,身上的疥疮竟然好了。这下李成高兴了,他把乡亲们扔掉的白片片收集起来,跑到几里以外的城里去卖。他告诉中药店的掌柜的,这东西是药材,能治疗疥疮和外伤。开始药店掌柜的不相信,后来,他对着药书,终于弄明白了,这就是中药里的龙骨。
   龙骨这种药材用量也不大,那时候药材交易还十分落后,小小的药店很快就不想收了,就挑毛病说:龙骨之上,凡有刻画的一律不收。李成就一块块地用刀子刮掉细小的刻画,再卖到药店里去。时间长了,药店真的一块也不收了。不久,李成在庙会上摆起了摊子,专卖刀枪跌打药。原来他把龙骨研成了细粉,包成小包,一边卖,一边吆喝:刀枪跌打药!生肌止痒,一用包好!买卖还真红火。一时间,来自彰德府的不起眼的白片片走京闯卫,进了大药房,装进了油漆倍儿新的药斗,抓进了明光锃亮的药臼,叮当叮当地捣成细粉,搅和到中药里,喝进了千千万万个糊涂病人的肚子里!

古董商有意无意传信息

   豫北安阳这个地方,远在宋代的时候就开始出土青铜器了。古董商把这些东西带到南北四京的大地方,再高价卖给那些名门世家,文人墨客们便不时地拿出来把玩把玩。
   安阳有了古董,各地的古董商偶尔也光顾这里。一天,一位名叫范维卿的古董商来到安阳。他住在小客栈里,喝喝酒、打打牌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没几天,他就收到不少好东西,有青铜器、瓷瓶、相州窑瓷碗等。
    一天,范维卿打开窗子,借着夜风,一边品酒,一边有意无意地浏览着秋天的夜色。突然,一个中年男子走过窗外,看见范维卿,小声地问到:“你是收古董的吗?”“你有什么?进屋吧!”那男子进得屋来,也不敢坐。范维卿又问:“有什么就拿出来吧!”那男子嗫嚅着说:“也不是什么宝贝,人们都叫它龙骨......”范维卿看看破篮子里的骨头片子,摇了摇头。那男子正要收拾出门的时候,范维卿又突发奇想:龙骨?龙的骨头?那也该很古很古了吧!他问那男子:你要几个钱?男子说:你随便给几文钱就行!范维卿正在兴头上,丢给他几个钱,权当买个高兴罢了。
     临出门上车的时候,他差一点把这烂骨头扔下。一转念,图个吉利吧,带上龙骨,或许能沾上点“龙”的神气呢!就这样,龙骨装进了古董商的褡裢里。

王懿荣 一片甲骨惊天下

   王懿荣祖籍山东福山,出生于一个宦官世家。他学识渊博,对金石、版本、书画都有很深的造诣。他酷爱文物,为搜求散失在民间的古物几乎花尽了俸禄。有时手头紧张,他把妻子的嫁妆都拿去典卖了。
   1899年的秋天,王懿荣得了疟疾病,用了许多药,就是不见轻。京城里一位深谙药性的老中医给他开了一剂药方,王懿荣捏着药方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走着走着,他的步子停下来。原来药方上一味中药吸引住了他的目光:龙骨?怎么还有一味药叫龙骨呢?他想看个究竟,脚一迈出门榄,家人端着煎好的汤药进屋里来了。王懿荣问:“药渣呢?”“倒了”。家人随口答道。王懿荣认真地说:下次一定要留下!
    王懿荣的病一阵好一阵坏的,过了几天,他又想起了龙骨的事,便去翻看药渣。自然,他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龙骨在药房里就已经捣碎了。终于,王懿荣让家人从药店里买回了没有捣碎的龙骨。他翻看再三,虽然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但他心上却打下了“龙骨”的深深的印象。
    王懿荣是北京城里有名的金石学家,加之他人品好,不少名流学士都愿意与他打交道。谁得了什么宝物,都想请他给鉴定鉴定。这天,范维卿从河南安阳搜求了几样宝物,一到京城,就匆匆赶到王懿荣家。范维卿是王懿荣的山东同乡,一见面,范维卿就掏出来自己带来的宝物。三件青铜小鼎一字排开,王懿荣一眼就辩出了真伪。临走时,范维卿说:“王老爷,我这次还带了点东西,不知有用没有?”范维卿一边说着,一边从褡裢里掏出那些白片片。他说:“这东西让您见笑了!老百姓叫它龙骨,我想,龙骨,大概就是龙的骨头,既然是龙的骨头,也该是很古很古了吧!要是没有用,您就扔了吧!”
      本来王懿荣因为吃中药就对龙骨有了点印象,这下,他又收到了大大小小的一包龙骨,心里高兴极了。入夜,他在灯下仔细琢磨这些龙骨,发现上面有许多刻画的小道道。他把大大小小的龙骨对到一起,竟然拼成了两三块龟版!他小心地擦去龟版上的泥土,刻画的道道更加清晰了。他左右端详,苦思冥想,一会儿来回踱着步子,一会儿查阅资料。莫非这是上古之人留下来的文字?他知道,相传之中,上古之人是十分崇尚鬼神的。闭目凝思,渐渐地,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华夏先民祭神的场景......。
    他长迷茫中理出了头绪,这龟版肯定是三代遗物。他不顾连日的疲劳,拿起放大镜又一头埋进研究之中。突然,他从字里行间看出来一点眉目:雨,这不就是“雨”字吗?多么形象的象形字啊!紧跟着,他又辨认出了“日、月、山、水”等字。天亮了,他高兴地冲出屋门,高声喊道:大家快出来!我从骨头片子上找到字啦!
   一连几天,王懿荣遍翻各种史料典籍,终于从《周礼.春官》《史记.龟策列传》中弄明白了上古之人是怎样占卜的。毫无疑问,这就是先祖们占卜用的龟版!此后,他又从骨头片子上找到了商代几位国王的名字,对照《史记》,得到了初步的印证。到此时,王懿荣的疑惑彻底解开了。他吩咐家人到北京各个大药房,专拣带字的龙骨买下。很快,王懿荣分辩出哪些是龟版,哪些是牛的肩胛骨......同时,他从骨头片子上又认识了更多的字,读出了上古社会的许多秘密。
    秋高气爽的北京,王懿荣府上高朋满座。一块块精心整理过的龟版、兽骨在学界名流们手中传来传去,人们屏住呼吸,摩挲着3000多年前的“神”物。一个声音从北京传开来:中国最古老的文字发现啦!

甲骨文你都记载了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社会还处于荒蛮时代。那时候,社会上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人们要记住什么事情,就在绳子上打结。大事打个大结,小事打个小结。时间长了,只是依靠口耳相传,许多的事情就很难说得明白。直到现在,世界上有些封闭落后的少数民族,甚至还在使用这种方法。
    那么,文字是怎么产生的呢?按照民间老百姓的说法,那是一个名叫“仓颉”的人造出来的。轩辕黄帝命大臣仓颉去造字,仓颉不敢怠慢。他找了一间屋子住下,就关起门子专心致志地造起字来。好几天过去了,他还是一个字也没有造出来,这可怎么办呢?这一天,他闷闷不乐地出了门,沿着一条小河盲目的走着。前面不远处,以为渔夫挑着鱼篓走来。擦肩而过的时候,一条鱼儿从鱼篓中跳了出来,在仓颉面前跳来跳去,沙滩上留下了鱼的印记。仓颉突发奇想:一看鱼的印记,就知道是一条鱼儿,如果在沙滩上比着鱼儿的样子画一个怎么样?想着想着,仓颉俯身在沙滩上画了一个鱼形的道道儿,他又叫住那位渔夫,问他这是什么,渔夫一看笑了:这不是鱼吗?行!有门儿。这鱼形的图案就算是第一个字吧!
    发明了一些字后,仓颉又转向那些无法象形的东西。他把一个“人”字画进一个方框内,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囚”字。他画了一棵树,旁边又画了一个人。有人稍一琢磨,就知道这是一个“人”在树下休息......此后,仓颉造的字越来越多,逐渐为人们所接受。这个故事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不光老百姓,就是文人墨客,也相信真有仓颉这个人。其实,仓颉这个人并不存在。世上的字是普通的老百姓在日常生活劳动中发明创造出来的,不过,把它们集中在仓颉一个人身上而已。
    其实,甲骨文的内容无所不包:要去打仗,能胜与否?今年小麦,丰收与否?老天下雨吗?有人进攻吗?王后什么时候生孩子?是男呢还是女呢,等等等等。据著名甲骨学家胡厚宣先生研究,殷墟出土的甲骨有十五六万片左右,甲骨卜辞上记载的内容非常丰富,有几十个类别之多。再加上大量的遗址遗物的文化遗存,不但记载着大量的商代的历史史料,就是商以前和商以后的好多古史上的问题,也可以从这里探求而获得解决。随着甲骨学研究的日益深入,上古社会的许多不解之谜被学者们一一破译。

见智见仁明义士

    说到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字,有一个外国人是必须提及的,那就是加拿大人明义士。明义士1885年2月23日生于加拿大,原名叫孟席斯.詹姆斯.梅隆。大学毕业后,他到神学院进修。1910年,接受加拿大教会授予的牧师职务,他来到中国河南省北部地区传教。最初他在武安,后来就来到安阳。听说安阳出土了甲骨文字,本来就对中国文化倍感兴趣的明义士就到处打听。终于在老朋友那里知道了“机密”。一出酒馆儿,明义士就打算直奔那人指点的小屯村。走到半道上,他停住脚步一想,不对,我就这么西装革履地去,中国老百姓一看,一个洋教士来了,能行吗?怎么一想,他又回来了。他找到一家旧衣行,抬脚就进,老板以为这位洋人只是看看热闹而已,谁知道明义士却一本正经地从挂着的旧衣服里挑拣去了。不一会儿,他选中了一身浅灰色对襟粗布衣裤,也没向老板问价,就从兜里摸出一块银圆,当啷一声扔到了柜台上。老板一惊,便拉开抽屉去找零钱,谁知,那明义士早已扬长而去了。明义士到了教堂,直奔卧室,连一口气也没顾得上喘,就马上换衣服。明义士是个大个子,一身旧衣服往身上这么一穿,就别提有多滑稽了。对着镜子一看,上边露着半截胳膊,下边露着半条腿。已经是春天了,反正也不是很冷了。明义士又随手拿起一顶毡帽,扣在头上,就直奔小屯而去。
    教堂离小屯有三四里地,一出门,他骑上一匹老白马,得儿得儿地就奔西北方向去了。沿着小路,不一会儿就到了洹河边上。明义士从这老瘦马上下来,自己在地边上寻摸着。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在地边上找东西,几个孩子跑过来。走近了一瞅,怎么是个穿着中国衣服的外国人呢?孩子们有点害怕,扭头就想跑。明义士站起身来,笑着说:“孩子们别跑,我又不是魔鬼!”小孩子一看,怎么?是一位会讲中国话的高鼻子!都好奇地围过来:“你要找什么东西?”“你丢了什么东西吗?”明义士摇着脑袋说:“NO,没有没有!”“那你寻来寻去的干什么呢?”明义士说:“我,要找骨头片子,你们知道吗?”一个低个子说:“那东西地里有,我们找着能卖钱呢!”明义士紧追不舍地问:“哪块地里有呢?”小个子说:“哪块地里都有!”
      一听说地里有,明义士来了劲头,三步就窜进了路旁的一块地里。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大声惊呼起来:“那是我家的地,踩坏了棉花你赔!”一听说让他赔钱,明义士开窍了:小朋友,现在我们玩一个游戏。说着他掏出一把铜钱来:“谁帮我找到骨头片子,我就给谁钱!”这一下,孩子们怔住了。片刻之后,他们一溜小跑地回家了。
    明义士很快弄到了不少甲骨,入夜,他在灯下细细地清除甲骨片上的泥土。对着放大镜,他认真地研究起来,很快就入了迷。
    1917年3月,明义士所著《商代文化——殷墟甲骨》一书收录甲骨2369片,是欧美学者出版的第一部甲骨著录书。这本书里著录的甲骨,现藏在南京博物院。1932年,明义士到山东齐鲁大学考古与汉学系教书,还把自己的收藏办了一个博物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他匆忙离开齐鲁大学,带着6000多片甲骨精品,飘洋过海回国了。明义士带到加拿大的那批甲骨精品,现藏加拿大皇家博物馆。

back